首頁 > 愛情心靈成長 > 戀愛的人誰不信上帝

戀愛的人誰不信上帝

N世代,有了網路即時無遠弗屆的溝通效率後,更能放肆調侃一切價值了。不過可惜,你們錯了。就算無神論者,談起戀愛,照樣上帝來上帝去的,他們不一定真信神,卻必定會在戀愛的狂喜或狂悲中,向超自然神祇發出內心最誠摯的吶喊。

只怪愛情是世間最難測度的人際互動,再善良的人也不能確保必獲邱比特青睞,再卑劣的人也可能在情愛世界中始終是贏家,再癡情的人也不見得能幾分耕耘幾分收穫,再自認懂愛情的人也可能在心儀對象出現時一愁莫展。

愛情國度裡,沒有絕對真理,沒有絕對道德,一切似乎可測,一切又毫不可測。人,一旦戀愛,或自以為在戀愛時,就等於落入最無奈,最無措,最驚喜,最悲切的境遇裡,不確定時努力想要確定,已確定時則更要再確定不可。這是永無休止的矛盾反覆,戀人很自然要仰頭迎向蒼穹,向超自然神祇不斷狐疑,不斷質問;不斷感謝,不斷祈禱。

千萬別為他們難以理解的行徑深覺可笑或輕易憐憫,那個本質上就遍佈猜忌、懸疑花朵的情愛樂園,沒有人走進去是永遠充滿信心的。沒有人。

即使權傾一時,不可一世的拿破崙,對他的約瑟芬依然滿佈著焦慮心跳。「甜蜜、無可倫比的約瑟芬,妳給我多麼奇異的衝擊啊,妳生氣了嗎?何以你如此悲傷呢?妳在焦慮嗎?我的靈魂由於憂傷而飽受折磨,久久無法平靜。當我已臣服於那些全面襲來的深刻感情時,我還能從妳的唇、從妳的心得到更多釋放出來的愛嗎?」

拿破崙心焦如焚寫下這封情書。他是縱橫沙場的百戰將軍,是睥睨群豪的歷史英雄,面對約瑟芬,將軍一樣無言,英雄照樣氣短,愛情是無所謂征服的,情人的身軀與靈魂不像戰利品,擁有一時不見得等於一輩子都擁有;情人的意念像流水,像浮雲,我們唯有緊緊跟上對方的變化節奏,才能說擁有。

要跟上對方,談何容易!我們總會以一貫的認知,習以為常的態度,去解釋跟戀人的互動。可是戀愛最微妙處就在,兩個完全獨立的個體,代表了兩個完整的自我,在不同的環境中成長,對生命有迥異的價值觀,甚至連生活作息都可能相去千里。戀人要愛,要得到另一個「自我」敞開心扉的接納,就必須重新調整自己,我想,那很像把自己倒懸起來的感覺吧,不再頭上腳下,不再腳踏實地般熟悉,反而是虛虛實實,混淆一切規則一切常態的不真切感。

人,被拋擲在情愛的張力傘下,再有信心,也要不時質疑自己的信心指數真不真實!越是高傲的戀人,越容易在愛情中喪失自信,原本就缺乏自信的人,不消說,愛情的閃爍多變,必然使他更不知所措。談戀愛,要鎖住戀人對自己一往情深,就像走高空鋼索,走再多次都不能保證「這一次」一定成功。你只有小心翼翼,只有萬般謹慎,啊,你只有默默祈禱,不管真信或僅僅是無助吶喊,上帝這次要站在你這邊!

你原先虔誠與否不重要,在戀人面前,無論歡愉無論哀愁,你都是衷心感動的。因為你卑微,你忐忑,你焦躁,你不安,你對突如其來的大起大落,有著無法掌握的虛無與渺小感,這時,你不感謝上帝,你不向上帝乞憐,又能向誰傾訴自己的無可如何呢?

「妳做的每件事都讓我沈醉,讓我驚懼,讓我痛苦,讓我得意,妳做的一都那麼完美。」二十世紀初法國詩人艾勞德向情人如是卑微的頌讚。他必須感謝上帝,娶到了她,雖然最後不免分手離異,但他至死都迷戀她,這種糾纏一世的愛戀,能不感謝上帝嗎?

FavoriteLoading收藏文章
Categories: 愛情心靈成長 Tags:
  1. 目前尚無任何的評論。
  1. 目前尚無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。

目前字數: 0 字,最少請輸入15字